宋楠:长城与低速电动车厂御捷合作制造的领途靠谱儿吗?

长城与低速电动车制造大厂御捷合作的领途K-one电动车,在环洞庭湖新能源电动汽车拉力锦标赛展开了一场颇具争议的“首秀”。再多个赛事项目中,秒天秒地。随即也引发笔者对这个脱胎于低速电动车架构的电动车的深度研判。

备注:领途K-one电动车,后文简称领途电动车

1、领途-长城与低速电动车大厂御捷合作的产物:

2017年9月,已生产低速电动车为主的河北御捷与长城汽车展开合作,成立生产电动车的合资公司,其中长城持有25%股份。

全名为河北御捷车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其生产的御捷马牌低速电动车“横扫”华北平原、华南丘陵甚至远销西北高原区域。

但是,在过去的5年间,包括御捷在内的众多低速电动车厂,因“非法生产、非法销售和非法使用”的低速电动车,不能购买交通强制险以及不具备合法上路行驶(登记正规电动汽车牌照),而被交通领域众多参与者口诛笔伐。甚至由低速御捷类低速电动车引发的与机动车和行人的交通事故,更使其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当然,包括御捷在内的低速电动车,使用的动力电池品质参差不齐,整车安全系数不均衡,发生的自燃事故比比皆是。

近年来众多城市(区域)开始重拳整治“非法生产、非法销售、非法使用”的低速电动车。使得这个涉及“千亿元”规模的低速电动车市场,开始走向并购、升级或关停的反向。

就在长城苦于没有即刻形成销量的电动车产品,并受“双积分”压力影响,“认为中国发展新能源不环保”的魏建军与老乡御捷合作,达成协议制造电动车。

几乎同一时间,御捷制造的EX50电动车,被冠以与长城合作的名号,展开上市的前期准备工作。

然而,受2018年补贴政策影响,续航里程低于150公里的车型不能享受补贴和积分支持。这一举措似乎打乱了长城和御捷的好梦。

笔者在过去撰写的相关稿件中指出,长城与御捷合作的首款电动汽车EX50,也只有通过低价策略,才可以与众多“老牌对手”相抗衡。在河北保定长城的“势力范围”内,丰富优惠政策将成为销量短期内激增的重要因素。但是御捷类低速车厂的技术研发实力,直接决定其车型的安全性、可靠性存在“先天缺陷”。

或在一段销量增速时期过后,“自燃”、续航缩水等问题将会浮上水面。这无疑对长城汽车原本苍白的新能源市场口碑是个重创(对于御捷这种低速车厂,根本用不着谈什么口碑了)。

2018年8月20日,长城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品牌—欧拉ORA。其中,与同时代主流电动车技术相差起码3-5年的欧拉iQ电动车,于成都车展上市。

似乎,长城魏建军在看到与低速电动车厂御捷的合作,不仅在技术上不贴普儿,更是对原本脆弱的品牌溢价力提升“百害而无一利”。因此,长城即便用过时落后的“三电”技术,以低价策略推出自己的电动车,都要摆脱低速电动车痕迹的烙印。

领途电动车上市至今的多数宣传稿件,都在避免出现“河北御捷”、“低速电动车”等“敏感词汇”。并努力的向外界传播,“领途K-ONE的电机最大功率达96kW,整车重量1.4吨,0-60km/h加速仅需3.8秒,综合续航里程405公里”信息。

那么这款由美国与意大利造型团队主持设计,长城控股、低速电动车厂御捷制造,硬朗、时尚、动感、霸气,内饰简洁,主要面向年轻消费群体,整体风格饱满和肌肉感,专注于电驱化的车身与底盘设计,配备EV-Safe途+安全技术和小型蓝灵动力系统技术,动力强悍,安全可靠,皮实耐用的领途电动车,到底怎么样呢?

2、领途电动车技术解析:

需要说明的是,领途实拍图片为新能源情报分析网评测编辑Kobe,在环洞庭湖新能源车拉力赛现场拍摄。时间紧,任务重,并未对整车细节拍摄,而是针对前部动力舱和后置驱动电机以及电池组件的做工和技术状态重点记录。

上图为此次参加洞庭湖新能源车拉力赛的领途电动车内饰状态特写。

横置“大屏”、自动空调控制面板、电子换挡杆、电子驻车控制面板以及控制旋钮的布置错落有致,人机功效较为优秀。

上图为2017年7月,长城和御捷合作仪式上,展出的EX50电动车内饰细节特写。显然,领途和御捷EX50基本可以判定为同一个车系。

好吧,继续研判领途“三电”系统技术状态,会给笔者带来怎样的惊叹。

上图为领途前部动力舱内分系统细节特写。

白色箭头:高压配电盒总成

黄色箭头:充电机总成(西门子法雷奥提供)

蓝色箭头:整车控制模块

紫色箭头:启动用铅酸蓄电池

红色箭头:驱动电机高、压配电盒和充电机共用1套散热管路的补液壶

绿色箭头:电动空调压缩机(南京奥特佳提供)

上图为领途前悬架细节特写。

黄色箭头:齿条式电动转向机

蓝色箭头:固定在动力舱前围板的主线束(热缩管全包裹)

红色箭头:由哈尔滨光宇提供的装载电量46.2度电的三元锂电池组件(风冷散热)

橘色箭头:动力电池组件信号传输线缆

白色箭头:“凹”型车身底部焊接与“凸”型的电池组件贴合细节

灰色箭头:为制动主泵提供真空助力的阀体

上图为领途电动车驾驶员一侧的前悬架细节特写。

H型副车架+下摆臂+减震器+稳定杆及竖拉杆,典型的麦弗逊式悬架结构。由于采用后置电机后轮驱动架构,前转向轮不具备动力输出能力。

上图为领途电动车后驱动电机细节特写。

蓝色箭头:最大输出功率96千瓦、最大输出扭矩230牛米的电机

黄色箭头:单级减速器

红色箭头:传动半轴(至右后车轮)

绿色箭头:电机水冷管路接口

白色箭头(左1、2):钢制电机和减速器总成悬置机构

白色箭头(右1):驱动电机控制模块

上图为领途电动车电机上端细节特写。

红色箭头:从前部动力舱经动力电池上端铺设过来,连接电机散热管路

黄色箭头:电机控制模块

蓝色箭头:钢制电机悬置机构

白色箭头:悬置机构内部的橡胶胶套(起到缓冲电机纵向冲击震动)

上图为领途电动车后悬架细节特写。

黄色箭头:后驱动电机(减速器)至右后轮的传动半轴

红色箭头:固定在后转向节的电子驻车电机

领途电动车采用分散式布置设定,电机控制模块(后置)、充电机和高压配电盒单独设定,并共用1套散热管路;哈尔滨光宇提供的18650型三元锂电池总成为风冷散热,极端环境用车安全性值得怀疑;全车低压和信号线缆采用热缩管全包裹;高压线缆和接头防护性能一般(与在售主流新能源车高压线缆防护性能有差距);前悬架结构简单用料单薄;后置电机悬置机构粗糙隔绝震动效果一般;左右后转向节各固定了1组电子驻车电机,颇有亮点。

上图为笔者同事Kobe拍摄的领途电动车各技术参数铭牌。

整车型号采用YGMXXXXXXXXX编号设定,显然烘托了其低速电动车御捷系的出身身份。

编号为TZ180XS401的驱动电机,由精进电机制造为御捷马YGM7001BEVA0型电动车适配。

到此为止,这款成为领途K-one的电动车,实际上就是河北低速电动车大厂御捷制造的翻版车型。

笔者有话说:

作为以生产低速电动车为主并起价的河北御捷,虽然与长城进行了合作并欲“洗白”身份,向合法电动汽车市场迈进,可是缺乏核心技术和更苛刻的整车制造与电驱动系统安全控制体系的建立,不是换一个名字,找个外国设计团队包装就可解决的。

在2018年6月举办的环青海湖电动汽车拉力赛中,同型号领途电动车因操控失误发生碰撞事故,导致驾驶员一侧前悬架(转向节和下摆臂)断裂。

客观的说,发生此类事故原因,不见得与整车制造工艺有很大关联。但是,由低速电动车制造厂的御捷生产的领途电动车,出现的此类故障,其实并不是那么严重。

相对没有为动力电池适配“液冷高温散热和低温预热”功能的技术设定,在即将到来的冬季,领途电动车是否可以达到所谓的405公里续航里程,以及足够稳定的快充电流,才是最大的考验。

当然,笔者认为,如果领途电动车发生“自燃”、“燃烧”或“爆炸”事故也并不奇怪。

除此以外,笔者对这种低速电动车升级而来的破玩意儿,实在没什么好说的了。

文/新能源情报分析网(换个角度看车市)宋楠

评论列表

登录回复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复

还可输入 800 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