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欧拉R1电动车首宗爆炸研判长城新能源产业规划缺陷(连载32)

2019年8月13日,有微博网友发布一条长城欧拉R1爆炸过程视频。由于视频时长较短,长城欧拉R1电动车已经发生燃烧并随即爆炸,事故原因不好通过视频给出的细节最终判断。鉴于,这台爆炸的长城欧拉R1电动车,停放在公共充电场站(快充桩)前,并排停放的也是1台长城欧拉IQ电动车。

新能源情报分析网结合最近特斯拉S、蔚来ES8多宗燃烧和爆炸事故及官方给出动力电池充电电量,被限定在90%的应急解决方案试研判:

长城欧拉R1电动车如果在快速充电过程中,在高温环境充电功率攀升并伴随电芯温度增加,在充电末端大部分电芯满电状态,少部分电芯未满电状态,但是整车依旧承受呈“脉冲”状的叫大功率充电时存在过充现象。然而,长城欧拉R1以及IQ电动车,搭载的长城蜂巢能源科技组装的动力电池总成,没有配置液态热管理系统(高温散热和低温预热)。因此,一旦多组电芯过充极具的热量,超过动力电池被动式风冷散热极限温度。那么,这些热量将转化为化学能,从狭小且密闭的动力电池总成内部瞬间喷射并引发爆炸。

首宗欧拉R1电动车爆炸事故原因,以长城汽车发布最终结果为准。

新能源情报分析网之前即对长测欧拉R1电动车的电驱动技术和动力电池使用风冷被动式散热技术,进行了深度研判评测。综合评价长城欧拉R1电动车虽然价格亲民,但是落后的电驱动技术以及不具备液态热管理系统的动力电池总成,将成为日后消费者使用或充电过程中,引发起火、自燃及爆炸安全事故的“原罪”。

本文将回顾以往新能源情报分析网推出的一系列长城欧拉R1及IQ电动车技术解析稿件内容,以帮助潜在购车者和其他品牌购车者有个清晰认知。

1、长城欧拉R1“3电”系统技术状态:

长城欧拉R1电动车有310公里和350公里两个续航里程版本,动力电池装载电量33度电,整车自重接近1吨,百公里电耗或维持在10-12度电。但是,长城欧拉R1最核心的电驱动总成、DCDC、OBC和PDU均为第三方提供。至关重要的是,长城欧拉R1的动力电池采用的是被动式风冷散热手段,没有标配2019年主流品牌车厂使用的液态热管理技术。

上图为长城欧拉R1电动车前部动力舱细节特写。

黄色箭头:玻璃洗涤液补水壶

蓝色箭头:驱动电机+电驱动控制总成散热循环管路补水壶

绿色箭头:制动总泵制动液补液壶

白色箭头:杭州富特科技提供的充电机(额定功率3.3千瓦)

红色箭头:置于充电机之下的高压配电模块

显然,长城欧拉R1电动车没有适配动力电池液液态冷却低温预热和高温散热系统。

上图为长城欧拉R1电动车电驱动系统、动力电池以及悬架分系统结构简图。

前部电驱动系统因为适配了“2合1”驱动电机和电驱动控制系统总成,变得更加紧凑。中置的动力电池仅适配BMS控制线缆和高压线缆,明显没有动力电池液态高温散热和低温预热管路(红色箭头)。

再来看看欧拉R1的电池组,长城旗下蜂巢能源科技为其提供电池组总成。把电池组拆分我们能了解它的电池结构设计:SMC复合材料的电池包上壳体,铝合金下壳体,电池包内部集成了电加热系统(选装),没有液态高温散热管路。

通过上图官方配置表后的备注可以了解到,长城欧拉R1电动车的电池热管理系统需要选装,并且仅能提供加热功能。因此基本上可以认为,长城欧拉R1的动力电池组件,没有适配液态高温散热和低温预热功能,连最基本的动力电池电加热(非液态散热)低温预热功能,都没有标配。这也意味着环境温度过高或过低时,无论充放电都会对电芯的性能产生较大影响。

从长城欧拉R1搭载的蜂巢能源科技提供的动力电池总成结构简图分析,集中式BMS技术如果没有液冷系统加持,仅通过分布在每个电池模组上的温度传感器进行感知。对于布置了液冷系统的电池模组,将温度传感器布置在围绕电信模组液态管路进水口或出水口测量电芯温度,将会更加精准。有利于提前感知每套电池模组的温度变化,并加速高温散热效率抑制可能存在的热失控安全隐患。

然而,售价7万元区间长城欧拉R1电动车,没有配置保证最基本电池安全的液态热管理技术。

2.、长城品牌新能源产业发展规划缺陷:

2016年,长城汽车董事长表示长城品牌做新能源汽车仅是为了应付国家工信部实施的“双积分”政策,认为电动汽车并不节能环保。作为国内主要汽车品牌董事长,竟然公开发表与国家政策相违背的言论,实在难以理解。

或许,长城话事人对中国发展新能源产业政策的态度,导致长城品牌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完全落后于国内其他品牌。在笔者此前撰写的多篇稿件中明确指出,中国发展新能源核心技术、整车及全产业链,不仅仅单纯的是解决环保问题,更是改变中国产业结构与国家安全态势的重要改革。

当其他品牌深耕新能源汽车技术,推出一代又一代越来越优秀的产品,而长城新能源品牌却一直寸步难行。2017年,长城上市了旗下第一款纯电动车型C30EV,算是长城产品序列里“油改电”的第一个量产案例,纯电续航仅为200公里,而同级别纯电动车型基本上纯电续航都是300公里起步。

长城C30EV依旧没有配备电池热管理系统,为被动式风冷散热架构。因此,长城C30EV车型自上市以来基本上处于销量垫底的状态,没多久即被淘汰出局。

其后长城在2018年成都车展上市了第二款纯电动车型长城欧拉IQ,NEDC续航里程360公里,补贴后售价8.98-10.58万元,车身尺寸来看,新车的长宽高分别为4445/1735/1567mm,轴距为2615mm。长城欧拉IQ整体数据相比之前的C30EV有着不错的进步,但是在2018年上市的车型中,依旧没有配备电池热管理系统,包括后续换代的长续航版本也一样没有配备,笔者认为欧拉IQ销量更多依赖于低廉的售价以及B端合作方的采购。

欧拉IQ和长城C30EV一样好景不长,欧拉IQ上市没多久便在贵阳遭到集体退车,将近100多台长城欧拉IQ车主抱怨续航由于气候问题导致严重不足,充分暴露出长城品牌在新能源汽车技术方面的缺陷。

2018年11月,长城新能源品牌欧拉再发布一款微型电动车R1,欧拉R1上市至今一定程度上拯救了长城的新能源汽车产品线,因为长城欧拉R1通过出色的外观设计一定程度上获得了消费者的青睐,这也是长城哈弗SUV系列获得成功的关键因素。但是笔者认为这不仅是长城新能源汽车的悲哀,也是对于中国新能源汽车消费者的嘲讽。

因为长城欧拉R1上,驱动电机和控制系统由上海电驱动提供,充电机由杭州富特科技提供,没有热管理系统的电池。综合技术研判,笔者有理由认为长城欧拉R1是即长城欧拉IQ后“又一个半成品”。

2019年4月上海车展,长城推出了魏品牌和哈佛品牌之下两款电动SUV车型。通过仔细研判,这两款不知道上市时间的电动SUV,使用的依旧是H6和H7车型平台。此前,笔者多次撰写稿件对长城一如既往的逆向仿制10年前本田CRV车型的哈佛H6和VV5的做法实在呵呵呵。

笔者有话说:

通过长城品牌3款量产电动汽车核心技术、2款电动SUV车型概念车车型平台状态可以看出,长城汽车在新能源驱动技术、动力电池总成技术等级十分苍白。相比于其他品牌每一代产品的技术迭代而言,长城新能源几乎处于原地踏步状态,笔者认为这很大程度上也是受到长城董事长魏建军应付式发展新能源汽车的思想所禁锢。

2019年8月,易车研究院周丽君和李懿欣联合发布《升级聚焦战略 启动二次创业 ,易车研究院发布长城汽车市场竞争力分析报告(2019版)》。

以下为部分节选:

“魏建军对汽车行业各大细分领域的新现象、新观点、新趋势等高度警惕,先期都带有强烈的批判色彩,诸如自嘲不会做品牌,开口就是性价比,没价值、没文化等。之前魏建军对电动车的批判更是不遗余力,现在对被长城寄予厚望的氢燃料也是如此。在中国汽车圈,哪怕全球,找不出第二位像魏建军这么具有强烈批评色彩的车企老板,魏建军不做汽车行业评论员,是汽车媒体领域的损失”。

“进入2019年中国乘用车大盘的销量重心持续南移,但长城的市场表现与大盘整体走势背道而驰,冀鲁豫等北方车市份额大幅提升,增量主体主要来自大规模降价促销的M6、政策性导向的电动车等。2019-2025年如北方市场持续萎缩、电动车补贴逐步退出,长城汽车在北方车市将面临严峻挑战。如期间长城未能有效提升南方份额,不仅冲击200万辆会非常渺茫,即便坚守100万辆也会异常困难。目前华南正成为中国车市的领头羊,其中广东省连续位居近几年的省市乘用车销量排行榜首,建议长城结合轿车项目、华南车市结构等,积极谋划华南基地”。

此前魏建军对电动汽车以及共享出行的批判,现在都不得不捡起来以减轻“双积分”带来的压力。可是,电动汽车的入门门槛看似简单,但依旧需要“三电”技术的最基本的堆撤。为了用更少的成本、更短的周期、更小的风险,快速行程足以稀释百万台传统SUV车型的销量,售价7-10万元级别,技术简单的欧拉车系开始量产,并将部分销量转移至旗下的共享出行公司。

截止2019年8月,长城欧拉系列电动车累计售出2.9万余台,全部搭载的被动式风冷散热动力电池总成均由蜂巢能源科技提供。这家刚刚发布了“无钴电芯”、“4元电池”、“叠片工艺”以及涉及燃料电池技术的长城旗下的电池企业,不仅为长城提供最新状态的电池总成(电芯、模组),还包括即将撤离中国市场的PSA(标致-雪铁龙)。

笔者注意到,长城旗下的哈佛和魏品牌的多款车型,都共用相同车型平台、1.5T/2.0T发动机和6DCT。除此之外,对于全球最著名的SUV车厂,全部四驱系统没有国产化,由美国的博格华纳提供。

长城旗下的欧拉品牌IQ与R1的电驱动系统,也由第三方厂商提供。即便刚刚发布了原创电驱动桥,DCDC、PDU、OBC等高压用电系统,也没有进行国产化。

反而,长城收购的蜂巢能源科技电池厂引以为傲的“叠片工艺”、“无钴电芯”、“4元电池”等一揽子技术,在未来3-5年固态电解液大规模商业化量产之前,都不会对续航里程与主动安全性大幅提升。相反,蜂巢能源科技推出的这些技术与工艺的变革,都是为提高电芯及电池总成密度有关。为了抑制更高的活性引发的不安全因素,就要用引入成本更大的液态热管理技术进行反抑制。

高成本的电池总成就要集成在更大尺寸售价更高的车型。前文提及2019年上海车展长城推出的2款中型电动SUV概念车,无疑将会搭载蜂巢能源科技提供的全新电池系统。老旧的车型平台+全新的电信技术+进化的电池工艺,对于试水新能源产业及出现欧拉R1爆炸事故的长城,实在很难。

综合研判长城话事人对中国新能源产业发展的态度、长城新能源核心技术储备状态、电芯及动力电池研发和量产的状态、欧拉R1电动车首宗爆炸事故比对,长城新能源产业规划缺陷还将持续很长时间。

另外,首宗长城欧拉R1电动车爆炸事故以及后续不可预知的处理结果,是否会成为左右与宝马mini合作制造廉价电动汽车的项目不得而知。

当下,还要长城尽快公布欧拉R1爆炸事故是否处于快充状态、是否个案?是否因为被动式风冷电池总成热失控引发?是否需要召回?

文/新能源情报分析网粟超、宋楠

评论列表

登录回复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复

还可输入 800 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