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召回宁德时代电池就可以解决ES8所有问题吗?

2019年6月27日,新进融资100亿元的“造车新势力”蔚来,在过去1个月连续发生4宗燃烧事故后,突然宣布召回4803套装载宁德时代提供电池模、自行生产的动力电池总成。蔚来电动力工程副总裁黄晨东在蔚来App上发布《关于电池召回的若干问题说明》。

在这份声明中,蔚来电动力工程副总裁黄晨强调本着对用户负责的态度,在5月16日上海安亭事发生的第1宗蔚来ES8燃烧事故后,立即上报主管部门并组织公司内外技术专家和供应链合作伙伴开始了详细调查,对各种可能因素进行了实验模拟分析。

该事故车辆使用的电池包(动力电池总成)搭载规格型号为NEV-P50的模组,模组内的电压采样线束存在由于个别走向不当而被模组上盖板挤压的可能性。在极端情况下,被挤压的电压采样线束表皮绝缘材料可能发生磨损,从而造成短路,存在安全隐患。现在公司已启动召回措施,会尽快为使用NEV-P50模组电池包的用户免费更换NEV-P102模组电池包。

在蔚来官方发布的召回通知中,4803套被召回的动力电池总成,采用的是宁德时代提供的NEV-P50模组,生产时间为2018年4月2日至2018年10月19日。此后生产的动力电池总成采用的是NEV-P102型模组。

随即,宁德时代就“蔚来宣布召回ES8配用的4803套装载宁德时代提供电池模、自行生产的动力电池总成召回”的补充说明。宁德时代关注到蔚来汽车决定召回部分ES8的公告。我们高度重视此事,将积极配合蔚来汽车的此次召回工作,维护消费者权益。经调查发现,由于此次召回的电池包箱体和我司供应的模组结构产生干涉,在某些极端条件下可能出现低压采样线束短路风险,存在安全隐患。该批次模组采用定制化设计,该设计仅使用于此次召回的4803辆ES8产品。

截止2019年6月27日17:23分,蔚来和宁德时代均为再向外界发布“召回”的进一步声明。

但是,在网络上又流传一段“蔚来ES8燃烧”的视频。

2019年5月19日,笔者撰写《宋楠:连续2宗蔚来ES8“燃烧”事故问题汇总与危机》一文。

文中提及:蔚来为了让旗下众多换电站兼容ES8、ES6以及日后量产的众多车型,将会采用统一规格尺寸和更换技术标准化电池总成。如果连续2宗蔚来ES8“燃烧”事故,最终被确定为电池总成,那么采用相同规格和技术可更换电池总成的ES6是否也要面对“燃烧”甚至爆炸事故发生的可能?没想到,在随后的20多天中,蔚来ES8又持续发生2宗燃烧事故(第4宗燃烧事故,发生在蔚来宣布召回当天)。

那么,蔚来召回ES8配用的可更换的动力电池总成,因为什么呢?

从蔚来发布的声明中,不难发现这样一种态度:车是我蔚来造的,召回的电池模组(4803套),是早期由宁德时代提供的。虽然在随后更换了新状态的电池模组,但是我们并不知道老款的电池模组存在安全隐患。

从宁德时代发布的声明中,也存在这样一种态度:对!没错,蔚来召回的电池模组(4803套),是早期由我宁德时代提供的。确实在某些极端工况下,会出现燃烧事故。但是,这些召回的电池模组,是蔚来向我们定制的!

2014年11月,蔚来汽车在李斌的带领下成立;2018年6月5日,蔚来首款车型ES8交付(10台);2019年6月,蔚来ES8累计销量约1.7万台(以蔚来官方最终发布销量为准)。

好吧,蔚来从建立到第1款车量产,仅用4年不到的时间。这意味着,从最初的车型规划、技术准备、生产试制、样车测试、全寿命周期验证以及最终的量产,仅用了不到4年时间。这对于从没有过任何制造传统车、制造新能源车的蔚来而言,确实很牛B。然而,从2019年5月份开始,蔚来在缺钱、融资的背景下,开启了“4联烧”的噩耗。

2019年6月27日,蔚来宣布召回4803台ES8适用的“70度电”可更换的动力电池总成,并通过声明“甩锅”供应商宁德时代。宁德时代反击蔚来,“召回的全部4803套电池,全部为蔚来ES8定制”。

换句话说,宁德时代作为分系统供应商,提供的NEV-P50型号的电池模组,完全根据蔚来发布的计划书研发、设计、测试、生产和定型。再经过蔚来的南京工厂,对宁德时代提供的NEV-P50电池模组进行合装,并集成在ES8上。

笔者有认为:

此次,蔚来召回“4连烧”的ES8适配的4803套电池总成,与宁德时代的关联并不大。再一次凸显的是,蔚来在4年内,对首款车ES8的设计、测试、制造和品控的经验严重缺乏。

笔者此前多次撰文强调,全部造车新势力量产的电动汽车,势必要经过起码1年的综合验证周期。并且这个综合验证周期,指的就是让那些对这个品牌充满“理想和梦想”的小白鼠们。

笔者有话说:

通过蔚来ES8的“4连烧”和召回4803套电池总成比对,这个综合验证周期,有必要放宽至2至3年,甚至3年以上。采用与蔚来ES8共用的“70度电”电池总成(涉及4803台需要召回),“80度电811高镍”电池总成的ES6是否也会存在燃烧或爆炸的危险,不得而知。

另外,在蔚来发布的召回声明提到NEV-P50型电池模组存在短路危险,更换为后续使用且安全的NEV-P102型电池模组。那么,NEV-P102型电池模组,是否依旧由宁德时代提供?还是蔚来购买宁德时代的电芯,自行组装NEV-P102型电池模组?

尽管,蔚来召回声明中指出,从NEV-P50型电池模组,更换至NEV-P102型电池模组,由供应商(宁德时代)与蔚来共用论证和主导,并未知晓NEV-P50型电池模组存在安全隐患。但是,这种看似很坦然的态度,背后却隐藏着诸多不负责任的态度和技术匮乏的事实。

笔者很想问问蔚来的李斌如下几个问题:

1、蔚来抛弃老状态的NEV-P50型电池模组的原因是什么?

2、蔚来使用新状态的NEV-P102型电池模组的动机是什么?

3、蔚来ES8使用新状态的NEV-P102型电池模组,做过哪些技术验证?是否包括复杂路况和极端气候环境的全寿命周期验证?

4、蔚来ES8召回并更换的新状态的NEV-P102型电池模组的全部测试,相当于终端车主实际用车多少里程多少时间?

5、与蔚来ES8兼容的蔚来ES6适配的“84度电811高镍”电池总成,全寿命周期验证的时间是多少?验证总行驶里程多少?

6、卖出多少台蔚来ES6才会出现燃烧或爆炸事故?

7、使用没有召回的新状态的NEV-P102型电池模组蔚来ES8,是否依旧要在充电时将SOC限定在90%?

8、是否可以理解为,无论是否召回,蔚来ES8都要在充电过程中将电池SOC限定在90%?

9、那么,是用什么型号的电池,才可以让蔚来ES8回复“4连烧”之前的SOC100%的状态?

笔者还想说点儿什么:

作为一名传统车和新能源车车主的笔者,能做到也只是,行驶过程和停放时,远离尚未召回的特斯拉电动车、蔚来ES8以及同为“造车新势力”且批量销售的威马ES5,小鹏G3等电动车。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蔚来召回通知中没有正面确认,更换了新状态的NEV-P102型电池模组后,可以让蔚来ES8充电至SOC100%;以及没有召回的蔚来ES8什么时候可以在充电后将SOC值恢复至100%!

笔者有理由认为,此前因为不同工况导致续航缩短、软件兼容性故障频发的蔚来ES8不仅是一个“半成品”,而且还是一款不仅需要召回电池,还要进行全部在售车型召回的“危险品”。

与此同时,蔚来与宁德时代陷入的这种“你SB!你电池模组不安全! 你SB!我按照你车辆设计需求提供的电池模组!”互相甩锅似的危机,也有极大的几率出现在包括广汽新能源、威马和小鹏等诸多缺乏技术储备的传统车厂和“造车新势力”,这类将动力电池总成、电池模组,由第三方提供的车型上。

文/新能源情报分析网宋楠

评论列表

登录回复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复

还可输入 800 字符